齐溪:好好演戏,不想做一个吃相难看的演员
2019年01月02日 10:49  来源:中国青年报  宋体

  识人

  齐溪:不想做一个吃相难看的演员

  首届澳门威尼斯人开户岛国际电影节开幕前的午后,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见到演员齐溪时,她正坐在酒店房间化妆台前,放松地长长伸着腿,脚随便找个角落搭上去。齐溪面前摊开一本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尔丘克的《太古和其他的时间》——这本书10年前就看完了,拍戏前齐溪总喜欢再翻旧书找找灵感,这次一同带着的,还有梭罗的《瓦尔登湖》。

  话剧演员出身的齐溪,曾凭借《浮城谜事》拿下第49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奖。她没那么红,但角色观众可都记得住:齐溪是700多场话剧《恋爱的犀牛》女主角明明,是《万物生长》里素颜吃虾、拧巴强势的白露,是《春风十里,不如你》中风情万种、洒脱独立的主任医生柳青,也是《一句顶一万句》中能以死对抗丈夫出轨的赵欣婷……

  齐溪说话的语气,利落如她演绎的那些角色,像子弹,一粒一粒射到对方脑海里,留下清清楚楚的弹痕。“我们这类演员吧,反正只会演戏,别的好像也不是特别擅长,大众知名度没那么高”。

  回头看2018年,齐溪让公众记忆深刻的时刻并不少。

  比如高话题度综艺《我就是演员》,齐溪和中央戏剧学院师兄涂松岩搭档演《岁月神偷》,其中一幕是哥哥去世了,弟弟突然回家。齐溪饰演的母亲用身体挡住大儿子的遗体,不想让小儿子看到。章子怡看完齐溪的表演后评价,如果她来演这个母亲,会比齐溪情绪激动一些,浑身会抖。

  相较于其他把批评“老实吞下去”的演员,齐溪可谓快人快语:“这种戏对我来说可能不太受控吧!在那个关键的点上,我也不愿骗自己,如果我哭不出来,如果我不是真的到了那个‘噌’一下就顶到这个地方的时候,我就选择不去做那样的表演,所以我是由着自己当下的一种感受去的。”

  用网络流行词形容,齐溪这姑娘真的有点“刚”。

  齐溪觉得,从《我就是演员》舞台得到的一大收获是学习如何表演现实主义题材。“我一直演话剧,和孟京辉导演合作,话剧风格相对来说比较偏非现实主义的先锋派。”因为参加《我就是演员》,齐溪从表演指导老师刘天池身上学到了很多处理现实主义题材表演的方法,弥补在该领域的“短板”。

  《我就是演员》节目中,齐溪是被淘汰的,但她不是没机会继续走下去。据报道,后来节目组发出了请齐溪参加“复活赛”的邀请,她婉拒了,因为更想专心致志准备乌镇戏剧节的开幕大戏,孟京辉版的《茶馆》。这是2018年齐溪更自在、惊艳放光的时刻。

  新版《茶馆》里,齐溪饰演“一个来自茶馆心理世界”的女性角色。这个角色在之前经典《茶馆》中是不存在的,就像德国戏剧构作塞巴斯蒂安·凯撒说的那样——像个小小的神仙般,微妙的存在。“因为特别小的东西能特别容易进入人脑袋里。这一次,导演和戏剧构作着重强调女性的觉醒,反映强悍的女性反抗,很符合时代精神。我的角色应该是比较女性的、偏私人化的,感性的那一抹吧”。

  谈及再一次与孟京辉导演的合作,齐溪神情活泼得像个孩子。对于她而言,蜂巢剧场就是一个“家”。

  “我在拍娄烨导演的《浮城谜事》之前,和孟京辉导演合作了4年,一直演他的话剧。6年之后又合作,我不需要任何热身。孟京辉导演看完我整个《茶馆》排演后,说我是‘无缝对接’的,像是昨天刚刚演完他的话剧。”

  齐溪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廖一梅特别欣慰地对她说:“齐溪,你这几年在外边没有白混,我觉得你真的是长大了。你没有丢掉以前的东西,没有因为出去拍戏带回来坏的习惯,又从外边带回来好多好的气息和新鲜的经验。”几年之后没走歪,成长路径大家都看得见,齐溪也高兴。

  齐溪马上要拍的电影《莫尔道嘎》,讲述少数民族人对待大自然的态度,展现人在城市和自然之间价值观的追求,这种剧本很容易打动齐溪。为了演好鄂温克族人物角色,齐溪还抓着鄂温克族“戏骨”涂们,一个劲儿打听该民族的真实生活习惯。

  接到的影视剧邀约越来越多,但她不想忘了话剧的“本”。齐溪计划2019年再分别创作一个大剧场和一个小剧场的话剧。“说真心话,排话剧又不挣钱又耽误时间,但是真正敢玩话剧的演员也不是那么多的!”

  在影视市场,不能完全得到匹配内心付出的结果,偶尔齐溪也会委屈,“因为我真的是在好好演戏”。齐溪说,就因为喜欢演戏,她会不停地付出。“我不想做一个吃相难看的演员,我就干这事儿,反正你们爱看不看,我姿态摆好了,自己也舒服”。

  自我认知上,齐溪清醒而骄傲。她知道剧场出身派演员不是最被资本需要的,但她也知道,话剧舞台反而是所有演员都想要的光环来源。“挺好,为我们话剧市场振奋一下呗,让大家知道话剧是什么样的”。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沈杰群 来源:中国青年报

编辑:王晓东
0